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2018章 回京

第2018章 回京

京城的深秋不大好过。

昨夜下了一夜雨,今天便只能看到一地落叶。

无需风,走在宫中就能感受到寒冷。

无忧被宫女牵着,却不肯老实,不住的问些幼稚的问题。

“……南雪,你叫南雪,是不是南方的雪?”

牵着她的宫女好笑的道:“不是呢,是奴婢出生时,几年未曾下雪,本来是取名难雪,为难的难,后来奴婢的母亲觉得兆头不好,就改成了南雪。”

无忧觉得不好听,可想了半天却想不出一个好名字来,就有些忧郁。

南雪看到她皱着小眉头在作难,就不禁笑了,说道:“名字是爹娘取的,除非是公主赐名,否则奴婢就会一直叫南雪。”

无忧小大人般的叹息一下,然后挥舞着小拳头给南雪打气道:“你放心,你想改什么名就告诉我,端端很乖的。”

此时前方有几个太监路过,听到无忧的话,看到小女娃认真的模样,不禁都笑了。

只有一人没笑,他一直盯着无忧消失在宫殿之中,这才若有所思的回头。

“王公公,娘娘那边叫你呢!”

“来了!”

王振笑了笑,来叫他的太监看着坤宁宫那边,就问道:“王公公,可是兴和伯家的无忧又进宫了?啧啧!这满朝家眷,也就是她把宫中当自家了。”

王振负手而行,淡淡的道:“别忘了,她比皇子大。”

太监愕然道:“咱家还没想到这个呢!不过兴和伯必然是不许的吧,记得以前听说过,兴和伯说宫中是个牢笼,谁都不自由。他这般宠爱女儿,肯定不会让她入宫。”

王振笑眯眯的点头,突然回身又看了一眼坤宁宫。

坤宁宫现在热闹不少,人也多了不少。

“端端!”

无忧一进来就急着找端端,她东张西望的没找到小伙伴,就进去给胡善祥行礼,然后皱眉道:“娘娘,我家弟弟都不爱哭了。”

胡善祥抱着才几个月大的玉米无奈的道:“玉米还小呢。”

“无忧!”

外面一阵风般的冲进来一个小女娃,无忧回身,欢喜的道:“端端,庄上有人家生小狗了呢,看着好好玩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两个小女娃牵着手在欢喜,胡善祥见了只是微笑。

怡安在胡善祥的身后,俯身道:“娘娘,走动走动吧。”

胡善祥点点头,怡安就接过玉米,交给了奶娘。

坤宁宫算是宫中的好地段,哪怕即将初冬,依旧有花树郁郁葱葱。

身后跟着两个嘀嘀咕咕的小女娃,那声音就像是小鸟在鸣唱,让人悦耳。

“娘娘,外面有些传言,说兴和伯在济南在假公济私。”

胡善祥现在也会关注一下外面的大事,而怡安能说出来的,都是经过了太后的口。

胡善祥皱眉道:“陛下都没说,外面那些人就开始胡言乱语了?御史也不管管,都是欺软怕硬的。”

怡安回身看看两个小朋友,然后低声道:“娘娘,说是和读书人闹起来了。”

“闹什么?”

“兴和伯要断了读书人的好处。”

“读书人的好处啊!”

胡善祥忧郁的道:“终于还是来了,难怪去接无忧得有侍卫随行,陛下……这段时日看着瘦了不少,原来就是为了这个吗?”

怡安不能答。

“端端,南雪的名字好不好?要不要改?”

“嗯……母后说不许胡乱给别人改名字,那是人家父母取的呢,改了不好。”

“那,那好吧,不过南雪要是不喜欢,你记得给她改个好听的哦!”

“哦!”

两个小女娃之间的童言稚语也无法让胡善祥的眉头放松。

风吹过,胡善祥裹紧大氅,喃喃的道:“今年的冬天……怕是不好过啊!”

……

“木炭再不发,这日子就没法过了!”

守城门的军士在发着牢骚,军官们也不管。

因为他们在忧郁着。

小旗官靠在城门后面,阴影中,他低声道:“大人,兴和伯在济南和文人们斗起来了,听说血流成河。”

边上更里面的是一位百户官,他冷笑道:“那些文人骑在咱们的头上作威作福,兴和伯当时建议文皇帝清查军中,咱们的日子才好过了些,别忘了,军户这玩意儿以后可就越来越少了。”

总旗忧心忡忡的道:“那些文人现在提及兴和伯都是骂声不绝,恨不能吃了他的肉,大人,兴和伯要是垮了,咱们武人怕是又要日子难过了。”

百户官握拳打了一下身后的城门,看着外面说道:“还有陛下呢!陛下肯定不会让他们得意。再说……兴和伯镇压文人造反之事,陛下可是赞不绝口。”

总旗官点点头,说道:“大人,那个辛老七不得了啊!一人杀一千,啧啧!国朝如他这般的怕是找不到了吧?可惜却只是家奴。”

百户官摇摇头,笑道:“那是以讹传讹,我听到了确切的消息,辛老七一人差不多杀光了百人,当时本官正在吃饭,差点就被噎死……”

“哎!这等猛将,若是进了军中,早就飞黄腾达了。”

“你不懂,那是忠义!”

百户官正准备给手下吹嘘一番,外面有人喊道:“有骑兵来了!”

总旗马上走出来,百户官懒洋洋的道:“应该是送信的,把人驱散开。”

“边上去!都往边上去!”

百姓们顺从的闪到了两边,百户官站在门洞前,看着远方疾驰而来的三十余骑,皱眉道:“信使也用不了那么多人,这是谁?”

总旗随口说道:“大人,不会是缅甸那边有什么紧急军情吧?”

“大人?”

百户官挺直了腰,喝道:“列阵……”

瞬息守城的十余名军士都在百户官的身后列阵,莫名其妙的等着下一步指令。

总旗有些纳闷,低声问道:“大人,是谁?”

百户官没应声,那三十余骑近前时,他喊道:“见过伯爷!”

总旗闻声抬头,就看到了脸上看着呈现紫色的方醒。

“见过伯爷!”

方醒微微颔首,说道:“辛苦了。”

百户官激动的道:“伯爷,小的们不辛苦。”

方醒微微一笑,然后策马冲进了北平城。

百户官看着他们都是一人三马,人马身上都是长途赶路的痕迹,不禁说道:“伯爷这是从济南兼程赶回来了,肯定有大事!”

……

方醒一路往皇城去了,在皇城外遇到了拦截。

“伯爷……”

“本伯从济南回来,有要事请见陛下,劳烦通报。”

方醒下马,取了水囊来喝水。

几名军士见方醒喝水喝的皱眉,就知道是冷水。

“伯爷,小的们这里有热茶,您……就是茶叶差了些。”

方醒放下水囊,擦了一下嘴角,皱眉看着这个谄笑的军士,突然拍了他肩膀一巴掌,就在军士被吓得腿软时,笑道:“本伯出征时,别说是热茶,有几次水都没喝的,有茶水就是神仙了,别抠门,快去快去!”

推荐阅读: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