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2015章 危险(感谢“白白白的白某人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第2015章 危险(感谢“白白白的白某人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方醒办事的速度让王裳开了一回眼界,不过是第二天,方醒就在城中找了个宅子,等王裳和大儿子王植到时,里面已经有几个小吏在了。

“这些人都是打下手的,先生有事吩咐就是了。”

于谦被派来协调,忙的不可开交。

王裳佩服的道:“兴和伯做事雷厉风行,老夫倒是觉得惭愧了。”

于谦手头上还有事,他拱手道:“先生,兴和伯说过,报纸的事不能急,文章慢慢的想,钱钞别顾虑,砸!”

“砸?”

王裳清贫大半生,被这个砸字弄的有些懵。

于谦苦笑道:“兴和伯的的原话……您尽管花用,用完了算他输。”

王裳张开嘴,看看自己的儿子,王植也是目瞪口呆。

这便是方醒要展示给他们看的底蕴!

这时方醒走进来,见现场井井有条,就对于谦点点头。

王裳有些不适应这种豪奢的感觉,说道:“兴和伯,那些文章能给撰写人造势,钱钞用不了多少。”

方醒愕然,然后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先生过虑了,方家从不炫富,家中用度也是平常,可并不缺钱。”

“尽管砸!看中谁了,不肯写的,就用钱砸!”

王植问道:“兴和伯,那……十贯就了不得了吧?”

方醒看了他一眼,摸摸额头,说道:“十贯……那只是……基本价钱罢了,先生看中的人,百贯不嫌多,若是有大儒愿意加盟,千贯也不是事……”

说完他见众人呆滞,就拱手道:“方某还要去寻人说事,监军在这边看看,有什么麻烦的拍板就是了。”

他急匆匆的走了,王贺笑吟吟的道:“王先生莫要慌,此事兴和伯上过奏章了,至于钱钞……尽管花用,不过咱们不用雕版,用活字,倒不是为了省钱,只是想更方便些。”

王裳父子都是面面相觑,被方醒的大手笔给镇住了。

而且方醒是私人出钱,皇帝居然也能答应,这里面值得说道的东西可不少。

皇帝和兴和伯的关系那么好,居然不怕猜忌啊!

这时于谦过去叫人从最后一辆马车上卸下一个大口袋,他回身道:“先生,这里都是钱钞,到时候放在里面,随时取用。”

王裳下意识的道:“怕是会被盗了。”

王贺挺着肚皮,随意的说道:“王先生放心好了,谁若是敢偷这钱,兴和伯会让他知道啥是悔不当初。”

……

“别担心,当年太祖高皇帝也想折腾,可最终还不是烟消云散了?”

酒楼里,整个二楼都被包了下来,锦衣男子和中年男子对此已经习以为常。

菜品不多,世家子弟并不会用豪奢的场面来展示自家的底蕴,相反,他们更喜欢用学问和气度来区分亲疏。

酒楼外面就是一条小河,打开窗户,温度极为怡人,景色也颇佳。

锦衣男子点头道:“二叔回去后可告诉家里,小侄在这边必然不会坠了我家的名声,有何消息会立时回报。”

中年男子笑道:“他以为自己强项,可天下多少读书人?且等他身败名裂的那一日,咱们再到济南来看看,看看那些人是何嘴脸。”

两人举杯,一顿饭吃了小半个时辰,这才施施然起身,准备出去。

锦衣男子走到窗户边往外看了一眼,然后身体一僵,说道:“二叔,那人看着有些眼熟……”

……

小河边,一张小桌,两根矮凳。

小桌子大抵是有些年头了,看着发黑。

“客官让让!”

一个伙计端着个托盘来了,他毫不客气的在两个客人的中间站着,还嘀咕着:“吃饭就到店里吃,在河边吃,那些妇人大清早就在河边洗尿壶呢!”

“你这破地方还…..还敢和我较劲?看看这菜,肉都才几块,啧啧!老子这是到庙里了?”

徐景昌忍住了破口大骂的冲动,可伙计却不肯服输,他把菜摆好,退后一步道:“这得看您能出多少钱,想吃肉多的,另外点菜就是,小店不说多,羊肉每日都是新鲜的,鸡鸭就更不用说了。”

徐景昌冷笑道:“牛肉可有?”

伙计得意的道:“草原来的肉牛,客官想要多少?煎炒烹炸,随意!”

徐景昌怒极而笑,说道:“草原的肉牛大多给了京城,济南一地一日能有两头牛就了不得了,就你家这腌臜的店面,上牛肉来,老子看看究竟是不是肉牛。”

伙计驳斥道:“你还能吃出是哪来的牛肉?别说是你,济南城中谁都吃不出来。”

方醒说道:“他真能吃出来,去吧,弄一斤牛肉来。”

伙计看了方醒一眼,方醒摆摆手,无意间流露出的气息让伙计心中一惊,然后一路纠结着回到店中,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掌柜那两人要牛肉。

徐景昌风尘仆仆的,随手抹了一下脸,把微黑的手给方醒看,说道:“哥哥我一路疾驰,除去吃饭睡觉都在赶路,德华,你就请我吃这个?”

方醒说道:“他家的素火锅别具一格,味道不错,尝尝吧。”

一个小炭盆上面搁着一口小锅,香气扑鼻。

两人吃了一会儿,牛肉真的上来了,还是炒的牛肉片。

徐景昌吃了一片,对边上强装镇定的伙计说道:“这就是耕牛,要是错了,我今日就一头跳下这河里去!”

那伙计面色发白,还想争论,方醒说道:“去吧。”

他只是淡淡的一句话,伙计话都不敢再说,拱手告退。

徐景昌悻悻的道:“为何我吓不住他?”

方醒指指他的头顶,说道:“有树叶,而且全是灰。”

徐景昌侧身用手在头顶上拂了一下,然后灰尘和一片树叶落下。

“你喝吧。”

方醒中午不喜欢喝酒,于是一壶酒就被徐景昌征用了。他一边喝一边骂着这一路的鬼天气。

等吃了炒牛肉之后,他赞道:“居然这般好手艺?回头问问厨子可愿去徐家做事。”

“大家都不容易,别坑人。”

方醒最近睡眠不足,他吃了一碗饭就放下碗筷,只是看着小河发呆。

小河清澈,方醒随手抓住一根垂下的柳枝,眉间的疲惫渐渐消散。

“……你在济南弄的惊天地泣鬼神,京城几番舆论大哗,那些读书人恨死你了,你媳妇倒是聪明,知道少出门。”

“……宫中来接你闺女都是十余骑跟着,啧啧!你说你弄这个干啥?有那功夫不如多打下几块疆土,等中原的耕地不够了,全都移出去,到时候让那些士绅自己种地,岂不快哉?”

方醒揉捏着柳枝,说道:“我刚醒来的时候,见到花草树木都欢喜,觉得生机勃勃,每日都看不够。天长日久,我却越发的忙碌了……”

“后悔了?”

徐景昌以为他的压力太大,就宽解道:“别怕,哥哥我奉命前来,就是给你压阵的。谁敢欺负人,咱们兄弟联手,弄死他们!”

“没怕!”

方醒松开柳枝,说道:“我不会怕他们,只是瞌睡来了。”

“那就睡呗!”

徐景昌随口说道,然后就见到小刀突然冒出来,走到方醒的身后说道:“老爷,人出来了。”

“谁出来了?”

徐景昌放下筷子问道。

方醒笑了笑,侧身看去。

中年男子正好看过来,他也微微一笑。

“天气不错。”

方醒说道。

中年男子点头,然后看看天色,说道:“是不错。”

“喝一杯吧。”

方醒指着自己的侧面,出言邀请。

中年男子想拒绝,却在方醒的微笑中看到了一丝危险。

“那就多谢了。”

推荐阅读: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