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2010章 挖人(感谢‘大官人到此一游’成为本书新盟主)

第2010章 挖人(感谢‘大官人到此一游’成为本书新盟主)

那些混乱的军士也开始渐渐的平息下来,看着方醒手中的长刀还在滴血,让他们想起了这位以往的手段。

京观!!!

方醒的眼睛微眯,甚至还在微笑着。

可越是微笑,越是让人害怕。

于是随着脚步声的临近,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。

随着距离的拉近,一个黑压压的阵列出现在大家的眼前。

“是聚宝山卫!”

一声惊呼之后,少许慌乱,旋即营中的队列马上成型,而且比开始时还要整齐。

阵列如墙而进,吴跃上前禀告道:“伯爷,我部应时赶到。”

方醒看着这些浑身湿透的将士,说道:“辛苦了,戒备!”

被油布包裹着的火枪被解开,装弹……

陆丰看着倒在地上的尸骸,咬牙道:“伯爷,下官带人镇压!”

刚才绝对是有人起哄,所以方醒点点头,说道:“本伯在看着,一刻钟之内!”

陆丰大喜过望,带着自己的亲兵冲了过去。

“刚才谁起哄,揪出来!”

他杀气腾腾的道:“知情不报者同罪!揭发者有功!”

随即就是一场闹剧,十多人从队列中被揪出来,然后两人挣脱,开始逃跑。

愚蠢的人啊!

晨风吹拂着脸庞,方醒举手。

一队军士冲出阵列,从左边包抄了过去。

那两个军士被追赶着到了营寨边上,他们努力的攀爬着,在追兵到来之前,终于翻了出来。

“退后!”

外面赶到的小队厉喝道,追兵看到那排枪的架势,赶紧从侧面退了回去。

那两人慌不择路的往右边跑,却没看到小旗官已经举起了手。

“齐射……”

“嘭嘭嘭嘭!”

近距离的攒射下,两人被打倒在地。

铅弹无法立即致命的缺点爆发了,这两人一时间不得死,惨嚎声在天边出现的一抹晨曦的映衬下,显得格外的渗人。

方醒居然让麾下连夜赶回来,这是准备好的退路啊!

陆丰知道,一旦济南城中大乱,这支军队将是平叛的主力。

而到了那时,城中必定是血流成河。

可他当时为何要急着进城呢?

……

王裳的年纪大了,起得早。

昨晚上的闹腾他已经知道了,洗漱之后,他喝了稀粥,然后捂着腮帮子倒吸凉气。

“夫君可是牙疼了?”

他的老妻熟稔的去找来细辛,然后王裳把药咬在牙下,嘶嘶的皱眉。

小奶狗在桌子下面嗅着,想寻找食物。

几个儿子带着孙子们都来了,见状都纷纷问候。

王裳摆摆手,说道:“都各自回去。”

等他的孩子们转身后,王裳想起了昨夜的事,就说道:“今日不可外出。”

“是,父亲。”

王裳努力喝完了稀粥,然后对老妻说道:“这几日别出门,为夫记得家中的米粮足够十余日,那便够了。”

他的老妻说道:“外面闹哄哄的,正好在家中养养身体。”

王裳点头,却不瞒老妻:“昨夜城中闹腾,那兴和伯手辣,估摸着要动手了。”

“父亲!”

这时外面有声音传来,王裳无奈的道:“慌什么?”

他的大儿子急匆匆的进来,有些慌张的说道:“父亲,有人求见。”

“谁?”

王裳闭上眼睛,好似在养神。

“父亲,是兴和伯……”

王裳端坐着,睁开眼睛,淡淡的道:“开门,请进来。”

他是长者,自然无需去迎接。

然后他对老妻说道:“去泡茶来,接着你就歇息吧。”

他的老妻担忧的道:“他会不会……”

王裳摇摇头,等老妻去后,就起身走到门边。

不出门相迎,这是他的年龄所决定的,但他必须要走下台阶去,否则就是在侮辱方醒的爵位。

当方醒出现时,他的年轻还是出乎了王裳的预料,老苍头扶着他下了台阶,他拱手道:“见过兴和伯。”

方醒拱手道:“百炼先生不必多礼,方某贸然来访,倒是冒昧了。”

王裳居然点头了,让人讶然。然后他侧身道:“兴和伯请进。”

方醒摇摇头,伸手相让:“先生年长,请。”

小奶狗在台阶上叫唤了几声,王裳俯身作势要打,它这才不甘心的跑到了边上。

两人进了里面,王裳的老妻奉茶,方醒起身致谢。

他喝了一口茶,放下茶杯,微笑道:“昨夜方某进城时遭遇截杀。”

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王裳却懂了方醒的意思,他说道:“此辈不可姑息。”

方醒的笑意更盛了,说道:“方某来济南,不为杀戮,不为打压,只为了……要一个道理!”

王裳挥挥手,门外的大儿子躬身告退,然后他说道:“你要什么道理?”

方醒打量着室内简单的布置,看看手中的茶杯只是平常。

“要一个读书人凭什么比百姓高贵的道理!”

方醒盯着王裳,缓缓的道:“方某来之前就听过您的事,您同样是对目前的士风不满,方某想问……涤荡士风…….如何?”

晨曦缓缓轻抚着庭院,仿佛蕴含着生机。

“这是晨。”

王裳指着外面说道:“人有少中老,万物也有。儒学兴盛于汉,中间几度臣服,文官在宋终究还是成了一统,这是顶峰,可同样也是衰落的肇始。老夫看了那么多史书,其间多有杜撰,贴金,老夫不喜这等修饰之举,遂弃之,只想寻心中之道。”

“什么道?”

“无关世事,独善其身!”

一阵沉寂。

晨曦渐渐如云霞,瑞气万千,把雨后的院子映照的格外的生机勃勃。

“您看。”

方醒指着院子里几株残败的花树说道:“此时看来几近败亡,可我却觉得它们生机勃勃,为何?”

“因为我们都知道,秋去冬来,生机并没有消失,只是在蛰伏着。”

王裳眼中的戒备之色消散了些,点头道:“有起有伏,时移世易,不管是儒学还是科学,该蛰伏时就不要鼓噪,否则就是大祸临头。”

这时辛老七走进来,沉声道:“老爷,沈石头那边有了发现。”

“不急。”

方醒点点头,等辛老七出去后,他接着话头说道:“儒学无寸进,一味在人心人性上着手,方某窃以为人性本私,再多的教导也只是辅助,律法和监督才是王道。”

王裳微微点头,方醒微微侧身,认真的道:“读书人就是天神的时代不该延续下去了,他们习惯了高高在上,习惯了坐享其成,习惯了巧取豪夺,先生,这不是大明之福……”

王裳面无表情的道:“这些无用,外间说老夫离经叛道,万般斥责,学生也一一离去,这便是你所说的人性本私,老夫早有耳闻,却是大为赞同。”

方醒微微颔首表示感谢。

王裳自嘲道:“你倒是上下折腾的不错,不管是取消军户户籍,还是要自立工坊为试点,和工部打擂台,这些都是老夫望而生畏之事,如今陛下和你居然敢动读书人的根基,老夫午夜梦回时……也曾前后细思,悚然而惊啊!”

推荐阅读: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