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2007章 谁能书阁下(感谢‘放肆的緈福’成为本书新盟主)

第2007章 谁能书阁下(感谢‘放肆的緈福’成为本书新盟主)

三千大章,求月票了!

......

身后百步开外,蓦地出现了三十余人。

这些人装扮和武器与前面的贼人一般,不用说,小刀就喝道:“七哥,一炷香!”

这话是在告诉辛老七,一炷香的时间之内,这边就能去增援他。

可辛老七那边却已经在反击了!

当辛老七一刀把当前之敌从腰部斩断时,那些贼人都开始了后退,面带惊惧之色。

可退后只是一瞬,旋即中年男子喊道:“都是死了,为何不杀了他再死!”

那些贼人马上鼓起士气,更加悍勇的扑了上去。

辛老七毫不犹豫的挥刀。

“老七那么厉害?”

方醒从未见过这般厉害的辛老七。

一人战六十余人,而且还能战而胜之!

方五也愣住了,身后的脚步声急促传来,他犹豫着,不知道自己该去增援哪一边,而且他还得要保护方醒。

正面的贼人还剩下约四十人,可在失败就必死的绝望下,他们越发的勇猛了。

而后面的三十余人……

正在方醒想回身增援后面时,辛老七已经突破了贼人。

“杀!”

一个身材比辛老七还高大的男子从中年男子的身后冲了出来,步子很小,频率却很快,让方醒想起了叶落雪。

辛老七也是面色凝重,但却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。

两把刀在空中相遇。

火星四溅!

火星继续,高大贼人双手握刀,压着辛老七的刀滑了下来。

再下去就是手,只需长刀一挑,辛老七的右手就再也保不住了。

辛老七手臂上抬,轻松的卸掉了对方的压力,随后右肘顺势挥击。

贼人却身体后仰,随即长刀上撩。

辛老七一击落空,身体骤退,然后反手一刀,把一个想从身后偷袭的贼人劈翻。

“杀!”

正面的贼人却趁机拦腰一刀。

这一刀的时机掌握的妙到巅毫。

辛老七只有两条路可走,一是跃起,可在他刚斩杀了一个贼人之后,脚下无从借力,跳不到那么高。

第二就是格挡,可他的长刀才收到腰侧,来不及了啊……

方醒目眦欲裂,再也顾不得自己的战斗力弱小的事实,就冲了上去。

辛老七没有慌乱,他甚至还瞥了对手一眼,然后身体急转。

唰!

他转的再急,可也没有长刀的速度快。

腰间闪过血花,辛老七的长刀也挥斩过来。

这是沙场的招式。

沙场上,不管你是受了什么伤,在你的敌人没倒下前,你必须要忘掉伤痛,要更凶狠的干掉对手,这样你才能脱离险境。

“嘭!”

方醒终于开枪了,在辛老七的后路全被断绝之后,他悍然开枪了。

霰弹密密麻麻的冲了过去,鲜血飙射出来,在风雨如晦中显得格外的不起眼。

这时那些贼人才从对辛老七的恐惧中想起了一件事。

咱们要杀的人是方醒啊!

于是剩下的人蜂拥而至。

方五准备冲上去,方醒冷笑道:“别动!”

“嘭!”

冲过来的贼人倒下了一排!

一时不得死的贼人在地上的积水中惨叫着,两边的店铺里安静的像是鬼店。

“嘭!”

方醒一步步向前逼近,在霰弹的打击下,贼人纷纷倒下。

而辛老七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。

那贼人的刀法凶悍,而且他的体力充沛,比刚在短时间内干掉了二十余人的辛老七更加的矫健。

长刀连环斩出,辛老七只有招架之功,岌岌可危。

唰!

辛老七苦苦招架之下,终于百密一疏,肩头上被长刀掠过。

贼人兴奋的大喊一声,凌空而起,当头一刀。

这是气势的一刀!

也是必杀的一刀!

可辛老七竟然没有格挡,而是大喝一声,同样跃起。

两把刀在半空中交错而过。

这是要两败俱伤的结局!

这是比拼意志力的时刻!

可高大贼人却率先避让了。

他的身体在空中极度扭曲着,想避开辛老七的这一刀。

可辛老七却没有躲避,他只是伸出手臂去格挡!

铛!

长刀斩中手臂,发出了金属撞击的声音。

这是护臂!

贼人虎吼一声,就在辛老七的长刀切入他的肩膀时,他弃刀,右拳重重的打在辛老七的左脸上。

辛老七粗壮的脖子撑住了这次打击,可脸部却不行。

他张开嘴,喷出一口血水。

人落地,辛老七就像是没有受过伤一般,长刀挥动,人头落地。

他猛地回身,那些被方醒的霰弹逼得往后逃的贼人都呆住了。

他的左脸高高肿起,目光却依旧冷漠。

长刀前指,辛老七疾冲过去。

“小的降了!”

辛老七不知道自己刚才干掉的是什么人。

中年男子已经呆滞了,他喃喃的道:“这可是打遍山东无敌手的钱青啊!”

杀神般的辛老七冲进了敌群之中,顿时一阵血雨腥风。

而后面来的三十余人,已经被小刀三人被拦截住了。

不,是两人,于谦在第一时间就被小刀一脚踢倒在地上,还在挣扎着想爬起来。

“这是杀神啊!”

一声尖叫之后,辛老七当面的十多名贼人崩溃了!

壮观啊!

一人冲杀六十余人,然后还有高手隐藏截杀,居然战而胜之……

那些贼人纷纷往边上逃去,方醒毫不犹豫的一枪轰了过去。

地上跪着五人,尽管知道自己的未来就是斩首,可对死亡的恐惧让他们依旧选择了投降。

哪怕是多活一天,可也值得他们用这一天去珍惜这一生。

辛老七拎着长刀走过去,雨水把长刀上的血液冲洗下去,看着微红。

垂首跪着的贼人们在等待着,等待着辛老七走过。

而那个中年男子已经跑了,可辛老七根本不管。

今夜将会是杀戮之夜,那人逃不掉!

辛老七疾步走过去,长刀连续挥动。

老爷说你们都得死,那就去死吧!

当他冲到方醒的身前时,身后倒下了五具无头的尸体。

这个男人……

辛老七扫了方醒一眼,发现没受伤,就和他错身而过。

方醒缓缓回身,他觉得自己埋没了辛老七。

这就是个能在史册上闪亮发光的家伙!

方五也是被惊住了,方醒喝道:“去帮忙!”,他这才想起跟着跑过去。

小刀两人只是挡住了对手,而当辛老七拎着长刀出现时,一直在想着突破他们的贼人们,居然怕了。

“是那个凶神!”

小刀他们呆住了,看着自己的对手掉头就跑。

然后辛老七就一阵风般的冲了上去。

城门那边的援军终于赶到了,可当他们看到二十余贼人在亡命奔逃时,还以为是城中的军队出手了。

惨叫声在奔逃队伍的最后不断传来,被援兵截杀后,很快就尽数跪地请降。

贼人跪下,援兵准备和友军打个招呼,然后……

然后他们就看到辛老七一个人提刀追在最前面,而小刀等人已经麻木的在看着,已经被辛老七的悍勇给震住了。

十余人跪在地上,有军士准备去捆绑,辛老七大步过来,一刀枭首!

“大人!”

开门放方醒等人进来的军官想阻拦,辛老七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我家老爷说了,他们都该死!”

那军官被辛老七看了一眼,不禁退后了几步。

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斩首,剩下的贼人都想反抗,可却浑身无力。

这就是为何许多人在面临绝境时不敢反抗的原因所在。

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反抗不会有一点儿希望,只会换来更大更多的痛苦,所以放弃。

这十余人就像是木桩子一样,被辛老七一一枭首。

山东的军士多年不经战火,此刻见到这等场景,当即就有人面色煞白的转身呕吐。

当枭首完毕之后,辛老七纳刀入鞘,回身,“老爷。”

瞬间,那个憨厚老实的辛老七就回来了。

方醒在水中淌着过来,缓缓的看着辛老七身上的刀伤,瓮声瓮气的道:“给老七处理伤口。”

渐渐的,赶来的人越来越多,当钱晖也赶到时,看着满街的尸骸,再看看方醒那边的几个人,不禁骇然。

这特么的就是杀神啊!

所有人都在看着辛老七!

这就是文皇帝当年亲自开口给官的辛老七!

这就是敢于拒绝文皇帝招揽的辛老七!

这就是当年曾经统领聚宝山千户所作战,战无不胜的辛老七!

今夜一战之后,这个名字将会再次响彻大明!

那军官读过几年书,他看到辛老七浑身浴血,依旧在注视着两侧,不禁大声的念道:“赵客缦胡缨,吴钩霜雪明……”

这是李白的侠客行!

这是一首传唱颇广的诗!

甚至连那些青皮都能得意的背诵出来,为自己的悍勇作证。

于谦也情不自禁的吟唱起来:“银鞍照白马,飒沓如流星……”

给辛老七检查伤口的方五回头对方醒点点头,示意问题不大。

方醒心中大快,小刀也大声吟诵道: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,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……”

辛老七随手一拉,上衣就被拉了下来,露出了一身虬结的肌肉。

“三杯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……”

不是谁都能、都敢拒绝皇帝的招揽。

季布一诺,可及辛老七的默默无名?

长街的尽头出现了火把,有人在大声的呼喊着。

可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些迟来的援兵,声音渐渐变大,压住了那大雨。

“……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。”

黄禄带着人赶到了,他站在边上,看着一地的尸骸,再看看这些大声吟诵的人,不禁呆了。

“谁能书阁下,白首太玄经!”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