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2005章 老子要杀光你们

第2005章 老子要杀光你们

油布裹身,可挡不住寒气。

雨水打在头顶上,方醒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,有些头痛。

城头上半晌才亮起了一个灯笼,在雨伞的遮挡下,一个军官趴在城墙上,仔细看着方醒六人,喊道:“你等是谁?”

辛老七仰头喊道:“兴和伯在此,开门!”

趴在城头上的那个军官差点被吓的掉下来,他瞪大眼睛仔细的看着。

可暴雨之下,那个灯笼发出的光线几如萤火虫,城下的几人看着就像是幽冥使者,纹丝不动。

看不清啊!

“伯爷,看不清啊!”

这军官有些踌躇,大晚上的开城门,这事儿他可做不了主。

辛老七喝道:“这里六人,你开城门验证了就是,或是放下吊篮,我们上去。”

军官皱眉道:“大人,下官必须要去禀告。”

这是正常的程序,无可指摘。

可方醒却等不及了,他掀开雨布,任由雨水把自己淋成落汤鸡,说道:“常宇遇刺,本伯快马从长山赶回来,紧急时刻却顾不得那么多了,开门,本伯自会上奏章请罪!”

军官看不清方醒的脸,他在犹豫着。

如果下面的不是方醒,那么他的后果会是什么?

而且开城门的动静不小,一旦惊动了城中,会不会造成混乱。

在常宇被刺杀的当口,济南城已经是风声鹤唳,若是再来一出……

雨一直下!

“点火把!”

雨夜中,方醒的声音传上城头,接着几名家丁就开始用雨布挡住雨,随即火头渐渐照亮了雨布。

辛老七用雨布盖在方醒的头顶,然后有家丁把点燃的火把凑到方醒的脸庞。

火把噼啪燃烧,湿气和雨点的溅入,让火把燃烧的有些激烈。

火星溅到了方醒的脸上,他眯眼看着城头,说道:“本伯方醒!任何后果都由本伯担之,开门!”

军官几乎把大半个身体都搁在了城墙外,身后两个军士在抱着他的双腿。

他仔细辨认了一番,挥手喊道:“是伯爷,开城门!”

城门的门轴大抵是许久没有加油润滑了,哪怕开门的动作再小心,可吱呀的声音依旧传出去老远。

那军官走出来,近前再次辨认了方醒的身份,然后躬身道:“伯爷,下官有罪。”

“别扯这些没用的,告诉本伯,城中可戒严了吗?”

方醒重新用雨布盖住头,喝问道。

军官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,苦笑道:“伯爷,没呢!听说布政司衙门里,钱大人和姜大人闹起来了,钱大人不让姜大人接手布政司的事,姜大人说钱大人是越权……”

方醒上马,喝道:“看好城门,今夜除非是本伯的吩咐,城门不许再开,敢于冲击城门者,杀之无罪!”

六骑冲进了城门中,军官呆呆的站在城外,仰头,苦笑道:“别闹大事啊!咳咳咳咳!”

……

身后是城门关闭的声音,前方的街道被雨幕洗刷着,视线内一片模糊。

大雨继续在下!

六骑朝着布政司衙门而去。

小河里的水漫出来,让街道上积了差不多半尺的水。

马蹄踩踏而过,水花四溅!

寂静!

最前面的辛老七突然勒马,家丁们默契的从两边冲过去,然后住马。

方醒在后面,不用辛老七解释,他就觉得不对。

他回头看看城墙方向,此刻距离约有两里地了。

寂静会传染,大雨落地,仿佛也失去了声音。

两边的商铺里一片死寂,连咳嗽都不曾听闻。

辛老七垂眸在听着,其他三名家丁都拔出长刀,盯着左右两边。

方醒没有动,这等大雨之下,弓箭无法使用,所以他无需动。

雨水从他头顶的雨布上倾斜而下,在他的眼前形成了一道水帘。

透过这道水帘,方醒听到了声音。

前方的辛老七猛地抬头,仰天长啸。

“啊……”

他也听到了那踩踏着水的脚步声!

方五厉喝道:“至少五十余人!小刀护着老爷撤回城门!其他人狙敌!”

啸声传出老远,可方醒相信要等来援兵,至少得一刻钟以上。

既然蓄意,那自然是谋划周密。

方醒微微一笑,冲着右前方的巷子口喝道:“今夜,谁都别想活!”

这是命令,尽数杀光这些人的命令!

这也是态度!

辛老七回头,面色焦急,说道:“老爷,退!”

“我不退!”

方醒皱眉道:“老七,你啥时候见我抛开你们,独自逃跑了?”

践踏产生的水声陡然加快,一个声音突然喊道:“杀!”

雨幕中,第一个贼人从巷子口里冲了出来,他挥舞着长刀,愕然了一下。

这些人居然没转身逃跑?

方醒已经把挂在马身上的霰弹枪取了下来,策马往前。

人潮旋即涌了出来,辛老七看了一眼,神色转为冷漠,说道:“看好老爷!”

方醒愕然,辛老七已经下马了。

人潮涌动,后面有人喊道:“杀了他!”

辛老七手持长刀,没回头的喝道:“拦住老爷!”

说完他疾步向前。

街道上的水已经积到了脚脖子的深度,辛老七每一步都会溅起大蓬水花。

他的速度是如此之快,以至于方醒都来不及做出反应。

而那些扑过来的贼人更是为之一惊!

这些人都穿着黑衣,看身上衣服才将打湿的模样,分明就是一直藏在附近的宅子里,就等着这一刻。

他们的武器都是长刀,而长刀却是制式兵器,民间哪里能有?

六十余人!

一人和六十余人!

双方在向着对方狂奔!

“老爷!”

方醒下马了,可他却寸步难行!

方五从后面死死地抱住了他,小刀和方六在监视着身后,于谦手持长刀,有些紧张。

“放开我!”

“杀!”

双方已经撞到了一起。

六十余人,瞬间就淹没了辛老七。

“杀……”

一个贼人大喝一声,长刀兜头劈开。

这不是江湖手法!

所谓的江湖,不只是青皮……

可这些贼人……不会是青皮!

兜头一刀,这是气势的一刀!

你敢躲,那就失去了应对的机会!

而且周围的人都在纷纷举刀,下一刻就能把辛老七乱刀分尸!

铛!

辛老七荡开当先这人的一刀,却没有趁机砍杀此人,而是虎吼一声,整个人撞了上去。

方醒的脸颊在颤抖着,他的挣扎停住了一瞬,然后从胸口涌起一股暴戾。

“我杀了你!”

正在挣扎着的方醒眼珠子发红,他发誓要杀了方五。

他怎能让辛老七去独自冲杀!

“老七!”

他奋力挣开了方五的搂抱,可这是方五担心伤到他的结果。

他提起霰弹枪,就像是个疯子般的冲了上去。

他的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,他知道,自己不能看着辛老七被乱刀分尸。

是主仆吗?

不!

方醒觉得他们更像是兄弟!

“老子要杀光你们!”

推荐阅读: 《汉乡》 《大王饶命》 《圣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