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2004章 大局第一

第2004章 大局第一

马良带着几个心腹冲出了城门,身后那些守门的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,于是都跟着往外跑。

然后他们就一头撞上了在外面游弋的骑兵……

弩在瞄准,两翼在包抄。

前方的明军策马逼近。

长刀指向马良,百户官喝令道:“十息之内下马跪地请降!”

马良看看左右,低声道:“大家放心,最多是流放,那些事别说……”

众人下马,明军缓缓逼过来,然后开始捆绑。

马良在看着同伙,眼神凌厉。

大家都是一伙儿的,供出来都没地跑。

“大人,他就是马良!”

……

城中已经恢复了秩序,一队队的贼人被收拢。

“伯爷,那些就是本地士绅。”

躲在百姓家中的肖志跟在方醒的身边,一路介绍着长山城的情况。

方醒的目光扫过那一群恭谨的男子,问道:“你们为何完好无损?”

呃……

这是个不好回答的问题,但还是有人出头了。

“见过伯爷,贼子谋逆时,在下等人就带着家丁在此固守,贼人见我等戒备森严,未敢动手。”

“伯爷,先前我等都派出了家丁……”

咱们是一伙儿的啊!

方醒看着这些小心翼翼的脸嘴,微笑道:“辛苦了!”

众人纷纷躬身道:“不敢不敢,伯爷辛苦,我等只是尽了本分。”

于谦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些人,微微摇头。

“拿下!”

方醒指指这群人,然后负手去了县衙。

那群人愕然,然后悲愤,然后绝望。

“兴和伯,这是为何?”

“伯爷,在下所犯何事?为国出力还被拿,这是哪家的规矩?”

“苍天呐!朗朗乾坤!朗朗乾坤!这是颠倒黑白啊!”

“够了!”

于谦一声断喝,喝住了这些看着比比干还冤的士绅,厌恶的道:“长山最有钱的就是你们,叛逆不来攻打你们,这是何故?难道说你们的道德精深,已经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了吗?”

一个士绅被军士反剪着双手,喊道:“他们来攻打过!他们来攻打过!”

“无耻!”

于谦怒道:“他们若是不敢攻打这座宅子,哪来的胆子抗拒官兵?前言不接后语,且等匪首就擒,看你等怎么说!”

他摇摇头,拂袖而去,身后留下了一片惨白。

“造反?”

一个士绅失魂落魄的道:“这可是造反啊!造反……都是不论证据,只论……嫌疑……”

历朝历代对待造反的态度大抵都相似:首恶和头目弄死,剩下的人大多都是流放到最恶劣的地方去。

托中原王朝历来疆土庞大的福气,所以流放地的选择从来都不是问题。

这些人都没好果子吃。

“尚茹呢?”

绝望之下,有人大声的喊道:“大人,伯爷,尚茹才是主谋啊!”

……

县衙里乱糟糟的,肖志人面熟,就叫了几个相熟的人家,然后大家一起动手,把县衙清理干净。

“伯爷,马良和同伙就擒。”

“要口供。”

方醒觉得这是一场乏味的征战:一群被蛊惑的庄户,一群居心叵测的士绅,外加一个以为自己有天命在身的青皮头子,就迫不及待的来了一场闹剧般的造反。

“愚昧的人!”

方醒让辛老七拿钱给肖志,请他去收些山药来。

“晚上让弟兄们吃山药炖肉!”

长山这地方的山药还真是对了方醒的胃口,他准备回京时带几百斤,自家吃,送点给朱瞻基,好歹让他保养一下。

这娃咋就那么倔呢?

方醒有些忧郁,他叫端端每日早上去骚扰朱瞻基,让他起来锻炼。开头不错,可后来朱瞻基又松懈了。

想起爱哭的玉米,一股紧迫感让方醒再也忍不住了。

“让方二回京,马上回去。”

带着方醒的嘱咐,方二一人三马,在一个总旗部的保护下出发了。

而马蹄声才消失,接着又出现了。

“伯爷,常大人遇刺,重伤!”

飞骑来报的正是留在济南城的聚宝山卫的斥候,他们已经跑死了几匹马,而济南城到这里的距离还不到一百公里。

“济南目前如何?”

方醒没有去关切常宇的生死,这是一个大将的必备素质之一——大局第一!

斥候说道:“济南城目前还算平静,姜旭泽已经回来了,但是钱晖却不许他接手布政司,两人在闹腾,那些官员也跟着不安。”

方醒起身,吩咐道:“吴跃带人清理长山,我回去后马上派人来接替你们,于谦留下。”

这是要马上赶回济南的意思,于谦马上说道:“兴和伯,此事重大,下官请跟着回去。”

家丁们已经在收拾东西了,方醒说道:“这边有你没你问题不大,可这一路都是换马不换人,你确定自己撑得住?”

军中疾行赶路时,经常会有换马不换人的情况,不经常长途骑马赶路的人受不住。

……

天空乌云笼罩,伴随着常宇遇刺的消息,让人压抑。

布政司衙门里愁云惨淡。

常宇是在出门时遇刺的,刺客一箭就射中了他的胸口,然后远遁,至今还没抓到。

姜旭泽在得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布政司衙门,马上叫人去找来了十多名对外伤有造诣的郎中。

这是个安抚人心的举措,接着他又派人去保护五品及以上的官员,进一步安定了人心。

“姜大人,济南府形势诡秘,下官身为按察使,请你回避!”

大堂里,一群参政参议都不知所措的在看着钱晖和姜旭泽之间的剑拔弩张。

天色渐渐的黑了,两人还是僵持不下。

姜旭泽有些忍无可忍了,说道:“本官乃是右布政使,常大人遇刺,本官自然要接过重任,钱大人,你这是在胡搅蛮缠!”

钱晖只是不理,姜旭泽森然道:“你只是按察使,手伸的……太长了!”

钱晖冷笑道:“下官的官阶是不及大人,职权也管不到布政司,可姜大人,你为何不同意本官的建议?派出军士封锁街道,这是此时的要务!”

姜旭泽指着他,摇头道:“常大人遇刺,此时的济南城中人心惶惶,调集军队封锁城中,若是有人趁机引动,一城皆惊,难道要镇压吗?”

他看着下面的官员们,自信的道:“那些军队要引而不发,这才是震慑人心的法子!若是尽数派出封锁,人心就乱了!自乱阵脚啊!”

钱晖冷笑道:“本官不与你说这些,派去报信的军士早就到了长山,兴和伯乃当朝名将,估摸着现在已经快到了,咱们什么都不用说,等兴和伯进城了再做道理!”

轰隆!

大雨倾盆而至,姜旭泽看着外面的雨幕,叹道:“这雨那么大,哎!”

……

济南城,守城的军士穿着蓑衣,披着雨布,蹲在城头瑟瑟发抖。

“好冷啊!”

深秋的大雨带来了降温,也带来了观察上的困难。

“有骑兵来了!”

推荐阅读: 《一念永恒》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