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96章 疯狂

第1996章 疯狂

“他们逼死了迎泽兄!”

尸体已经被放下来了,舌头伸出老长,模样吓人。

一群家眷在门内啼哭着,声音响亮,让杨彦不得不提高嗓门。

他眼睛红红的指着尸骸说道:“迎泽兄去了,下一个是谁?”

人群渐渐的积蓄着怒火。

渐渐的怒火开始燃烧起来。

他们从天之骄子,不,他们是天之骄子的子弟,他们的父兄正在布政司衙门办理退还田地的手续……一下被方醒打入尘埃。

收回投献的田地,这是割掉了他们的财源。

可这并不是世界末日!

他们更害怕的是方醒所流露出来的态度。

——皇权不下乡,百姓遭殃!

一旦这个结论被皇帝所采纳,那么下一步是什么?

派驻官吏?

那我辈和普通百姓有何区别?

田地没了,权利没了,难道要让我们去做生意吗?和那些腌臜的商人为伍……

什么都没有了……

没有收取投献的好处,还有什么?

鼻息咻咻!

眼睛通红!

神色狰狞!

时机到了啊!

“没活路了!”

杨彦想起那位的承诺,就振臂高呼道:“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轰轰烈烈的闹一场!”

邓珐在人群的后面,他也喊道:“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,取义成仁就在今朝!”

何山在人群中渐渐后退,边退边喊道:“军队出城了!街上好多人在闹腾,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……”

年轻人总是盲从的,何况自身利益被割掉了大半,想想以后的日子,那悲愤几乎就化为火焰,能燃烧整个济南城。

“什么都没了!什么都没了!!!”

一个年轻人想起家中父兄的悲伤,就喊道:“烧!烧掉济南城!”

毁灭是人类隐藏于内心深处的最阴暗处,毁灭一切,包括自己!

杨彦三人退出了群情激昂的人群,然后悄然后退。

……

“几百人聚集在这里,他们在愤怒,在感同身受。”

杨彦三人退到了距离事发地五十米的地方,他躲在屋后,神色激动的对同伴说道:“看到了吗?这便是血性,这就是大明的脊梁!”

火已经点燃!

“走!”

“去砸了布政司衙门!”

“……”

就像是一团火,人群开始前行。

“时辰正好!”

杨彦看看天色,说道:“马上天黑,到时候大乱一起,谁能制?”

邓珐得意的道:“咱们顺利脱身,秀屿兄,撤吧!”

人群开始在收集武器,各种棍棒,甚至是砖头。

前方就是一条商贸繁华之地,那些掌柜和伙计正在看热闹呢,可谁曾想……

“砸啊!”

当这些士绅家的子弟挥舞着棍棒冲进店铺时,一条街的人都惊呆了。

“他们疯了?”

看到那家掌柜和伙计被打的抱头鼠窜,没命的往外逃,那些同行都不淡定了。

杨彦得意的道:“此事不在于行事手段,而在于乱,只要济南城乱起来,他方醒就会倒霉,越乱他就越倒霉,到时候天下响应,宫中也得要掂量掂量,不然大明可就……”

“有人!

何山在后面突然紧张的喊了一声,杨彦不悦的回头,准备呵斥一番。

可他的嘴张开就没闭上过。

就在右边,离上吊那家十多步的地方,一个大汉正手扶刀柄,冷眼看着前方的打砸。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

杨彦听到了牙齿磕碰的声音,以及那颤抖的声音……

“是辛老七!”

杨彦只觉得胸口里呯呯呯的作响,瞬间虚弱感就从心脏处开始弥漫,就像是个垂死之人般的急促呼吸着。

“走!”

杨彦转身就走,他不敢跑,担心会引来辛老七的关注。

三人悄然从这条街退了出去,最后在一个巷子里面面相觑,面如死灰。

邓珐强笑道:“怎么办?方醒早有准备,把军队调出城外,可城中却还有一个聚宝山卫的千户所,那些可是杀神啊!”

何山有些慌神了,他说道:“咱们都忘记了那人可是名将,这等手段,估摸着早就在他的眼中无所遁形,咱们弄不好已经被人给盯上了。”

这话就像是一股阴风让其他两人打了个冷颤,他们僵硬的看看巷子两头,然后都慌了。

邓珐双手抱胸,身体哆嗦着,再看一眼巷子口,说道:“我要躲躲,等明日就出城,到乡下躲躲去,二位,先走一步了。”

他拱拱手,然后转身就走,然后小跑,最后快跑。

何山也扛不住了,他的脸颊在颤抖着,拱手道:“秀屿兄,那人心狠手辣,小弟家中却还有妻儿,告辞了。”

他甚至都没说自己有什么打算,可见绝望。

这是担心杨彦和邓珐被抓住后会泄露自己消息的绝望!

杨彦孤零零的站在巷子里,远处打砸的声音,叫喊的声音不断传来。

“夫君,外面是不是在杀人了?”

“不是,是那些读书人在打砸。”

“呀!他们疯了?”

“对,他们是疯了,那位兴和伯可就在城里,晚些时候才是要杀人了,赶紧看看门栓,那些读书人要是逃来敲门,一律不搭理。”

“肯定不搭理,夫君,你拿着菜刀,要是他们硬闯,就砍死他们。”

“那是,都是一群疯子,本来这事我还觉得兴和伯做的太过分了,如今一看啊!还不够,就该让这些人和咱百姓一样……”

就在杨彦站的地方,一墙之隔,一对夫妇在咬牙切齿的准备着武器,准备给那些败逃的读书人们一次漂亮的伏击。

杨彦只觉得遍体生寒,他知道自己错了,那位锦衣男子也错了。

这分明就是引诱!

方醒在引诱士绅们去闹腾!

“方醒……”

一声悲鸣惊住了围墙里的夫妇,很快一个脑袋就从围墙上冒了出来。

“夫君,是谁?”

“跑了,哟!跑的好快啊!”

“有多快?”

“比狗都快……”

……

长街上,一个火头冒了起来,一群读书人兴奋的从着火的店铺里跑出来,指着渐渐蔓延的火焰大笑着。

“我的店铺啊!”

一个满脸是血的男子站在外面,被人拉着往后走,边走边哀嚎着。

“快走!这些疯子会打死你!”

天色渐渐昏暗下来,那些读书人的脸在火光的照耀下,显得格外的凶狠。

这是一群绝望的人!

两个读书人提着棍子在追着一个伙计。

伙计连滚带爬的往开阔地跑,身后的读书人提着袍子,就像是猫戏老鼠般的得意。

伙计摔了一跤,他赶紧爬起来,身后一棍就砸在他的背上,旋即重重的扑倒。

两个读书人在挥舞着木棍,边上的商户们呆呆的看着这一幕。

“伯爷,动手吧!”

方醒就在自尽的那家的大门外,他的身后人影幢幢。

吴跃已经忍不得了,前方的火光照耀下,那些发狂的身影让他想冲过去,想让那些疯子看看聚宝山卫的力量。

推荐阅读: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》 《大王饶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