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95章 有人造反?

第1995章 有人造反?

“杨举,看看自家的契书,可有误谬?”

前院,十余张桌子一字排开,那些士绅依次上前画押。

杨举走上前,拿起官府重新做的契书,上面写着他从某年某月开始收取的投献,原先自家有多少田地的数据。

他的手在颤抖着,泪水啪嗒啪嗒的滴在契书上。

小吏只是冷笑,说道:“糊了也是你的!”

这些士绅以往可是得意得很,呼朋唤友,在衙门里也是春风得意,可今日却像是小媳妇般的委屈了。

小吏觉得很痛快,以往他不敢惹这些士绅,他们的关系盘根错节,弄一个小吏太简单了。

他冷冷的指指笔架上的毛笔,然后静静的等待着。

杨举举目四望,他看到了那个锦衣男子,正站在前方,茫然无措。

“这些都是杨某辛辛苦苦挣来的啊!为何要强行剥夺?为何?”

小吏冷笑道:“那些都是投献,杨举,上面写的清清楚楚,你可要和当初做假文书的那人见见吗?”

杨举的眼泪神奇的消失了,他拿起毛笔,痛苦的犹豫了一下,然后落笔。

无人敢反抗!

锦衣男子这才知道方醒没把自己赶出去的真正原因。

让你看看,看看这些人的怯弱和内强中干。

他看到了,所以失望。

这时有人喊道:“去禀告伯爷,有三人未到!”

这是……

锦衣男子不禁靠近了院门。

“伯爷,有三人未到。”

“可确定在家?”

方醒淡淡的问道。

“在,昨日下面的人就盯着了这些人,都在家,没人敢跑。”

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!”

方醒冷冷的道:“去抄家,马上!”

“伯爷有令,抄家!”

“抄家!”

命令传到门外,早已在等候的军士大声应诺。

那些等候的士绅们有的惊慌,有的庆幸,有的……欢喜……

于是脚步声回荡在城中,三队军士小跑着,渐渐远去。

锦衣男子追了出去,他看着左右,低声道:“去看看。”

“去看看吧。”

锦衣男子猛地回身,方醒在他的身后上马,然后说道:“想看就看,顺便告诉你家里的长辈,逆势而动,从未有过好结果。”

…….

城西的一处宅子,大门紧闭,可墙头上却有一人在向外窥看。

方醒先一步赶到了这里,他策马转了一圈,问道:“多少田地?”

那队军士已经跑来了,于谦说道:“五十多顷地。”

“伯爷!”

百户官喘息着跑过来,方醒满意的说道:“不错,动手吧!”

百户官回身,带着麾下缓缓逼近大门。

这是在调匀呼吸,恢复体力,顺便能震慑敌人。

墙头上的那个脑袋已经消失了,大门内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。

于谦不忍的道:“兴和伯,若是他们幡然醒悟,那就……”

方醒冷冷的道:“军令如山,朝令夕改不可取!”

“开门!”

锦衣男子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匹马,独自追了过来,正好看到大门打开。

“小的病了!大人,小的病了,愿意……”

百户官一拳就把当先的男子打倒在地,他厉声道:“全数拿下!抄家!”

军士们涌进了大宅,顿时里面一阵慌乱的尖叫。

“跪下!全都跪下!”

“站住!”

“放下刀,否则格杀勿论!”

“放下!”

“举枪……”

“不……”

“齐射……”

“嘭嘭嘭嘭!”

火枪的轰鸣和惨嚎声从里面传来,锦衣男子嘴唇颤抖着,偏头对方醒说道:“你……你还真的敢动手……”

方醒肃然道:“这是军令,军令的背后是国,是大明。”

锦衣男子失笑道:“你……的话倒是冠冕堂皇。”

于谦忍不住呵斥道:“心中无国,国必然不会护着你!”

锦衣男子只是冷笑,千年以来,谁敢不护着他家?!

“跪下!”

“拿绳子来!”

稍后,十多个男女被带了出来。

为首的男子看到方醒,就哀求道:“伯爷,小的知错,愿意退田……”

方醒冷冷的看着他,却没有应声。

“走!”

这些人将会被关押在营地里,等事情结束后,统一被迁移出去。

解决国内的问题时,顺带弄些移民出去,这是方醒和朱瞻基的共识,否则今日就会多几颗人头。

而这家人显然心存侥幸,可这份侥幸随着方醒的到来被击破。

绝望之下,男子一边被驱赶着前行,一边回头骂道:“方醒,你不得好死!你不得好死……”

“老爷……”

居然敢诅咒方醒,辛老七杀气腾腾的准备去斩杀这个疯子。

“罢了,牙疼咒!”

若是咒骂能骂死人,这世上的人估摸着会少大半。

“这只是弱者的悲鸣,姑且听之。”

方醒瞥了锦衣男子一眼。

锦衣男子冷笑道:“你别想激怒我,你的暴行将会传到整个大明,相信我,你会身败名裂!”

“你这是诅咒本伯吗?”

方醒的眼神冷冷的盯着他。

锦衣男子摇摇头道:“千夫所指,无疾而终。”

方醒遗憾的道:“可惜了,你且记住,别给我动手弄死你的机会。”

……

三户人家全数被拿下,当一条绳子串着一长排人走过街道时,整个济南城都安静了。

噤若寒蝉!

方醒动手了!

他悍然动手了!

大家都知道方醒强硬,可此次他的敌人是数量能淹死他的士绅们。

大家都认为他是色厉内荏,没想到居然动手了,而且还听到了火铳的声音,这是济南城吗?

“这是战场!”

姜旭泽看着那一队军士,不禁愤怒的道:“斯文扫地,斯文扫地!他方德华这是要做天下之敌吗?”

“汉王都回京了,他居然还在一意孤行,这是要作死呢!”

……

“伯爷,三家人全数拿下,期间反抗死两人。”

“好!”

方醒一一接受消息,可一骑奔来,却送来了一个坏消息。

“伯爷,城外有人造反!”

“造反?”

方醒觉得这事儿滑稽了,大军压境,居然还有人敢造反?

“压下去!”

方醒回到布政司衙门,就看到了两张苦脸。

“你们都知道了?”

方醒进了大堂,常宇说道:“兴和伯,有人自尽了。”

“怎么死的?”

常宇唏嘘道:“就吊死在自家大门口,身上穿着素服,上面写着一些……”

“控诉本伯的话?”

常宇点点头,钱晖说道:“此事不可小觑,不少士绅都聚在那家外面,群情激昂啊!本官就怕他们会去闹腾。”

“他们能去哪?”

三人想了想,钱晖猛地一惊,说道:“就怕有人挑动,然后他们搅乱济南城啊!”

常宇安抚道:“城中有军队,他们想来不敢。”

“刚才有人来报,城外有人造反,本伯刚派出了一个千户所去镇压……”

“这是……调虎离山?”

“好阴狠的手段!”

推荐阅读: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