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94章 开始吧

第1994章 开始吧

一场秋雨之后,济南城仿佛萧条了许多。

街头上的人少了,就算是有,也都是行色匆匆。

此刻的济南城里谣言满天飞。

——兴和伯准备调集大军,杀光那些士绅!

——城外已经被处死了超过三十余人!

——城外那些军队杀红了眼,无辜者死伤惨重!

各种谣言不一而足,在知道情况的人看来就是笑话。可百姓却不这么认为,骨子里就怕军队的他们对此敬而远之。

幸而粮食供应没断过,那些被方醒坑了一把的士绅商人一直在担心自己的命运,不知道是谁开的头,直接把自己收购的粮食几乎是五折出售,顿时喜翻了百姓。

可方醒却只是冷眼旁观,也没释放什么和善的信号,让那些人几乎崩溃,据说大多头发都白了。

城中渐渐萧条,常宇对此乐见其成。

“农时过了,人呆在家里好,省得到时候被人蛊惑。”

他在喝茶,喝浓茶。

秋季燥,喝了浓茶更是让人莫名的烦恼。

常宇坐在大堂里,静静的等待着。

半个时辰过去了,他依旧没动。

脚步声传来,按察使钱晖进来,面色肃然的拱手道:“大人,兴和伯来了。”

常宇放下茶杯,揉揉眼睛,叹道:“该来的终归会来,传下去,尽心!尽力!”

这个时候再无衙门的差别,下面的人都是大声应诺。

“气势如虹,不错!”

方醒带着家丁和王贺等人进来了。

他目光扫过大堂内,问道:“姜旭泽何在?”

常宇已经迎了过来,说道:“姜大人告病,本官允了。”

方醒负手看着堂上的布置,说道:“爹死娘嫁人,各人顾各人,由得他们去!”

这话里带着浓烈的煞气,在场的官员们都暗自为姜旭泽默哀。

你死抱着那家人有啥用?县官不如现管,而且方醒还是皇帝信重的重臣,要不是济南局势纷杂,早就弄你了。

方醒走到前面,回身道:“军队已经准备就绪,武已经齐备,你等如何?是效忠陛下和大明,还是想着要为那些士绅们出一把力?”

“我等不敢。”

“不敢就好!各自努力吧!”

方醒坐下,常宇给官员们使个眼色,然后他们各自散去。

“谋划容易,执行却难,陛下在紫禁城中统筹,靠的就是下面的官员们尽忠职守……”

常宇和钱晖点头称是,两人都有些紧张。

方醒指指椅子,示意他们坐下。

“无需紧张,此事是本伯主导,若是有错,错在本伯。”

方醒的话铿锵有力,随即他就冷冷的道:“开始吧!”

……

“大军进城了!”

一队队军士在军官的带领下进了济南城,然后按照事先的分配巡守。

王贺站在路中间,看着空荡荡的街道说道:“这是谁的天下?”

“大明的天下!”

于谦听到了马蹄声,他闭上眼睛,任凭马蹄声从身边掠过。

几个军士打马到了一处大宅的外面,厉喝道:“杨举,家有五十余顷地乃是投献诡寄,大人有令,半个时辰内杨举必须赶到布政司衙门,违时者,全家抄没!”

“天呐!我家哪有五十顷地的投献……”

大门打开,一个穿着布衣的中年男子跌跌撞撞的走出来,悲愤的道:“那些地都是我家买的,这是……”

这声音宛如杜鹃啼血,可这几名军士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打马而去。

“苍天呐,杨家何辜……”

王贺看着这人在呼喊,就笑道:“还穿了布衣出来,可见一直都在准备着。”

于谦不想再看此人的丑态,回身道:“色厉内荏罢了,他马上就会去。”

城中全是军队,这些士绅都是知道厉害的,谁敢反抗?

果然,男子悲愤了半天,不用家人提醒,他就急匆匆的往布政司衙门去了。

“这是武力镇压。”

锦衣男子站在街头,目睹了刚才的这一幕,他喃喃的道:“这就是武夫柄国啊!”

“少爷,街上全是军士,咱们回去吧。”

锦衣男子注意到了那几个不怀好意的目光,说道:“无碍,咱们去布政司衙门那边看看。”

他不担心那些目光,他现在就希望方醒失去理智,然后对自己动手。

那些士绅们组团去找方醒的麻烦,最终色厉内荏,丢尽了圣人子弟的脸面,让他愤恨不已。

你们不行啊!

一路上他遇到了不少同向的士绅,这些士绅大多布衣,神色悲愤。

阴云在天空翻腾着,偶尔露出一条缝隙,让一缕阳光刺下来。

这缕阳光并未给人希望,阴云随即遮断了天空。

锦衣男子发现那些士绅在放缓脚步。

他止步回头,看着身后跟着的一串人,不禁苦笑道:“古时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,山东文教……骨头呢?”

他身后的那些人在对他谄笑,却不肯超过他。

这不是尊重,而是……害怕!想有个人挡枪。

锦衣男子摇着头,喃喃自语着,转身继续前行,只是脚步却沉重了许多。

……

正堂里,方醒坐在主位上,常宇和钱晖不时进出,有些坐不住。

“伯爷,外面来了不少士绅。”

方醒在看书,话本,看的津津有味。

闻言他把书合上,说道:“全部聚拢到堂前来。”

外面渐渐多了脚步声,方醒起身走到门外。

堂前已经站满了人,后面的进不来,只能在外面站着。

黑压压的一片人头,而方醒注意到的却是布衣,以及那个曾经被自己扇耳光的锦衣男子。

他没有去在意这个,作为那家的代表,他可以把锦衣男子打出去,可这却代表着他的心虚。

不,不是心虚,而是怯了!

“你是状师?”

方醒一句话就让锦衣男子面红如血。

状师,也叫做讼棍,起源很早,可在本朝却视状师为邪徒。洪武和永乐两朝,这些人几无存身之地,直至现在才能偶尔听闻。

锦衣男子想争辩,却被方醒的目光扫过。

那目光中带着杀机!

天上阴云密布,地面秋风劲吹。

方醒负手而立,说道:“朝中对投献诡寄已有定论,尽数归还,你等可有异议?”

一片默然,一股颓废和不甘的气息在士绅中酝酿着。

“谁反对?”

还是无声!

一阵风吹过,荡起一片落叶冲了过来。

落叶擦过一人的脸,这人猛地抬头,目光悲愤,欲言又止,最后却都化为一声不甘的叹息。

形势比人强,两边站着的那些军士都在等着出手,那刺刀看着让人脊背发寒,谁敢动?

方醒等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诸位看来都是深明大义之人,本伯必将上奏陛下,以后自然有好处。”

下面的不甘更浓郁了。

什么好处?

田地都没了,家中的钱钞再多,可也只是坐吃山空啊!

“开始吧!”

方醒点点头,有小吏大声喊道:“都跟着来,仔细看看自家的契书,有异议当马上提出,否则事后不管,最后画押!”

推荐阅读: 《圣墟》 《三寸人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