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92章 送死你去,荣耀我背

第1992章 送死你去,荣耀我背

“秋山兄,上啊!”

身后是挥舞着拳头的同伴,身前…….方醒的长刀仿佛在两人的中间划下了一道鸿沟。

再进一步,死!

秋山兄陡然打了个寒颤,他的脸颊颤动着,眼神渐渐慌乱。

方醒冷冷的道:“谁能漠视生死,你吗?”

秋山兄的腿抖动的更厉害了!

他身后的人群在失望着,他们希望有一位同伴去牺牲,然后他们可以悲壮的去满世界宣扬着自己的英勇。

是的,同伴的英勇最终只能映衬着他们的英勇!

用死人来为自己加分,这等手段这些人再熟悉不过了。

所以他们失望,并开始了催促。

“秋山兄,他不敢,那个佞臣不敢的!”

“冲过去,史书留名!”

“咱们就是你的后援,诸君,冲啊!”

秋山兄期待着,可身后依旧没有脚步声。

“上去,都上去,咱们看看今日谁敢动手!”

人群嘈杂,可脚步声依旧没有。

秋山兄觉得自己进退维谷。

不,是身陷绝境!

方醒的眼中满含杀机,他相信自己只要敢再向前一步,那长刀将会斩破秋雨,溅起一地血腥。

他坐蜡了!

退后吗?

他没敢回头,汗水渐渐的和雨水混合在一起,濡湿了他的衣裳。

他不敢抬头,汗水在他的脸上蔓延着。

他怕看到方醒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睛!

于谦难掩失望之色,对王贺说道:“兴和伯说这些人是色厉内荏,如今看来果真如此,让人失望啊!”

王贺得意的道:“他要是敢向前,兴和伯肯定会亲手斩杀他,那也算是他的福气,死后必定能上史书啊!”

围观的百姓们也兴致勃勃的在看着,他们希望那位秋山兄有种些,然后让他们看看当朝兴和伯是如何斩杀对手的。

可方醒却突然向前一步,然后说道:“不过如此!”

这句话是莫大的羞辱!

“秋山兄!”

秋山兄的脸上全是汗水,他抬起头,透过被汗水糊住的双眼,看到了方醒正缓缓走到。

长刀闪着寒光!

映衬着人心险恶!

是的,秋山兄觉得人心真特么的太险恶了。

你们就怂恿着我上,可后续呢?

没人在前面……我特么的不习惯啊!

于是他转身了!

“秋山兄……”

“你真让人失望啊!”

“哎!”

无数嘈杂中,秋山兄面色惨白的道:“你们试试……”

方醒止步,缓缓纳刀入鞘,回身道:“吴跃带人回去,养精蓄锐,准备镇压!”

“是,伯爷!”

吴跃单膝跪地应命,起身喝道:“左转,回营!”

嘭!

无数人一起转身的脚步声震撼人心。

关键是全程没有别的动静,整齐划一的让人觉得眼前这一排排的军士都是傀儡。

沉重的军鞋重重的砸在地上,水花四溅。

鸦雀无声!

不管是青衫人群,还是围观的百姓,此刻都呆呆的看着这支军队在转移。

脚步声不大,可却恍如惊雷在青衫人群的上空炸响。

板甲之间的敲击声连成一片,和沉默的军士就像是一个矛盾而又和谐的世界。

杀戮!

他们居然走了?

青衫人群中有人在串联着。

“等他们走了就冲过去,打死那个佞臣!”

“法不责众,就算是死了,咱们也能标榜千古!”

人群默然,看着这支军队缓缓消失在视线中。

“动手啊!冲啊!”

孤独的声音在人群中显得格外的刺耳,一个青衫男子看着站在那里发呆的秋山兄,说道:“你先去,咱们随后来!”

“那佞臣心狠手辣,咱们先回去慢慢的商议。”

“对,多找些志同道合的来,咱们一定能想出一个弄死他的好办法。”

“走走走!”

人群三三两两的开始散去,开始时他们还有些羞刀难入鞘的难堪,于是脚步渐渐加快,想尽快离开这个让自己颜面扫地的地方。

等走出一段路后,这些人又矜持的放缓了脚步,甚至还在整理着自己的衣冠。

秋山兄孤零零的站在那里,他缓缓回身,绝望的喊道:“来啊!来啊!你来杀了我吧!”

方醒已经消失在大门处,门口就只剩下了两个守门的军士。

这声叫喊显得格外的无力。

边上的百姓见状,就有人喊道:“那你就冲进去,保证在大门口就被乱刀砍死了!”

秋山兄猛地侧脸,恶狠狠的盯着这些百姓。

“走了走了!”

“都是些叫的厉害的家伙,早知道就早些回家……哎哟!想起来了,家里的米还没买呢!完蛋了完蛋了,回家媳妇肯定要骂人了……”

“买米?米价现在可低了,这都是……”

于谦就站在边上,秋风中,他凝视着这些百姓。

没有温饱,百姓就不会管你什么狗屁的帝王,不会对外界多看一眼。

“他们只要吃饱饭,有衣穿,若是能,那就是盛世了。”

王贺觉得于谦还是在纠结着自己的出身,总是想找到儒家的长处,然后来安慰自己。

“兴和伯说过,儒家是儒家,儒学是儒学,别把这两样给搞混了。”

于谦呆立在风中,喃喃的道:“先贤的学问……后来者不争气啊!”

……

“虎头蛇尾!虎头蛇尾!”

年轻人依旧穿着锦袍,神态依旧自若。

“少爷,家里来信了,说是……事有不谐……”

“别提这个。”

年轻人摸摸脸上,冷声道:“陛下的旨意下来了,全数清理,知道这里面的意思吗?”

报信的男子摇头不语,年轻人说道:“此后的济南府士绅和百姓泾渭分明,没有依附,那些士绅就是离了水的鱼。一旦蔓延至整个山东,你可知道我家会是什么样吗?”

男子垂首。

“我家就是木胎神像,只能被渐渐忘却,直至某位帝王看不顺眼,就成为史书上的遗迹!”

……

“伯爷,那些人在喝酒!”

方醒大马金刀的坐在屋檐下,闻言吩咐道:“盯着,另外注意他们的动向,看看还有哪些人不甘心。”

来人急匆匆的去了,方醒看着外面,说道:“这些人不会甘心,所以……去请了常宇来。”

等常宇来了之后,方醒说道:“济南府都要动起来,彻底清理往年的地契,是投献的……”

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常耀,常耀苦笑道:“都能查出来。”

方醒满意的道:“若是有百姓告状,彻查,不肯返还田地的直接抄家,全家流放!”

“兴和伯,这是不是重了些,勒令归还就是了。”

常宇想起外间传言,说方醒这是在公私两便,打击士绅的同时,还能帮科学一把。

方醒冷冷的看着他,说道:“各地需要移民,百姓已经移了不少,士绅也得做个表率吧!到那边去改造,教书育人都行,也算是为他们这些年的盘剥赎罪!”

推荐阅读: 《牧神记》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