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91章 再进一步,死!(感谢:“带炸药上飞机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第1991章 再进一步,死!(感谢:“带炸药上飞机”成为本书新盟主)

“汉唐的士子文能治国,武能仗剑行天下……”

“你们能干什么?”

细雨渐渐的大了些,水气蕴蕴,模糊了视线。

“你们只能窝在家里,靠着偷取国家的赋税苟且偷生,于国何益?来,诸君子,谁来给本伯说说,你们于国何益?”

“我们为天子牧民!”

“对,我辈修桥铺路从不落于人后,施粥放粮救济苍生……”

“这不公!”

“我们要见陛下!”

气势陡然一盛,人群中,呼吸渐渐开始急促。

作为士绅,他们觉得自己是对大明权力空间的有效填充,是县以下的秩序维护者,民间的仲裁者。

方醒没有躲在屋檐下,他站在细雨中,目光锐利。

“别用这个理由来为你们遮羞,你们所谓的为天子牧民,最后百姓变成了牛羊,都成了你们的牛羊。天子何辜,居然要背上这个骂名,为你等的无耻背书。”

这话直接把方醒来济南的目的交代的清清楚楚的:天子觉得你们在挖大明的墙角,所以派了本伯来。

方醒缓缓看了这些人一眼,说道:“你们中间有年方及冠的年轻人,有看似沉稳的中年人,本伯还看到了须发斑白的老人,不容易啊!”

水气如云霞,刺刀如雷电。

“可本伯看来看去,只看到了一种人!”

方醒冷冷的道:“本伯只看到了一群蛀虫,失去了寄生的母体,惶惶不安,恼羞成怒的蛀虫!”

细雨落在他的身上,恍如雾气蒸腾。

“这些不是你们的,大明要兴盛,需要每一个人都贡献自己的力量。”

俞佳站在方醒的身侧,人群在沉默着,他觉得就像是聚宝山卫的药包,一旦被投石机投射出去,那将会惊天动地。

不要疯啊!

他暗自祈祷着。

方醒却怡然不惧,他指着边上围拢过来的百姓说道:“百姓种地纳税,支撑着大明的肚子。军队奋勇杀敌,舍身保国,在保护着你们。工匠每日劳作,打造出了能让大明强盛的东西。商人运转各地,疏通着大明的血脉。而你们,你们为大明做了什么?”

“别说什么为天子牧民的屁话,陛下不需要盘剥百姓的蛀虫!”

俞佳缓缓回身看着那些军士,只看到了一双双冷冷的眼睛。

这是要火拼吗?

“今日本伯就在这里!”

方醒的脸庞已经被细雨湿透,他眯眼盯着人群,说道:“今日本伯就在这里,士绅优待……取消定了,谁……要和本伯辩一辩这优待该不该取消?”

俞佳心中一松,君子动口不动手啊!

方醒的脸上浮起微笑,指指身后的阵列说道:“或是有谁想以身殉道,不,是以身殉钱,那就来试试,本伯保证,谁能冲动阵列,本伯马上就跳了大明湖!”

“谁?!”

方醒的眼神陡然凌厉,逼视着那些青衫人。他甚至还近前两步,手握刀柄,正如他所说的那样。

于谦喃喃的道:“压!压下去!”

这就是方醒的压,师承自文皇帝!

这一刻方醒的情绪被提升到了顶点,他忘记了神经衰弱,忘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苦心经营,只是死死地盯着这群人。

一阵秋风吹过,人群中多了些颤抖。

落叶随着秋风飘飘荡荡的落下,落在地上,渐渐被雨水浸透……

“诸君,我辈当……呜呜呜!”

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嗓子,随即被人捂住了嘴。

“不敢吗?”

方醒再次前行两步,挑衅的姿态让俞佳心中暗自叫苦。

临行前朱瞻基交代他看看济南的士绅们的情况,若是跋扈,当呵斥之。

皇帝的特使呵斥,这能帮方醒有效的减轻压力。

可看方醒目前的状态,就算是杨荣来了也没用啊!

沐浴在细雨中的阵列依旧沉稳。

围观的百姓在低声交流着方醒刚才说的话。

“我家的地就是挂在士绅的名下,每年要少交不少赋税啊!兴和伯来这么一出,哎!每年要……”

“赋税养着军队呢!没有了军队,想想早些年边墙外的异族吧,从太祖高皇帝开始,大明就不断出击,不然咱们哪有这等安稳日子过。”

一个年轻人愤怒的驳斥着:“没了钱粮,朝中如何能修路?如何能修理水渠,修筑堤坝?难道要等洪水淹没了大家的家园,你们才知道什么是赋税吗?”

“这边没洪水。”

有人嘀咕道。

年轻人怒了,盯着刚才发声的地方说道:“这边没洪水,可有干旱!干旱时的救济从何而来?那不就是大明百姓交的赋税吗?难道老天开眼,天上掉粮食?”

“还有官吏,没了赋税,你们以为官吏就会安心?到时候各种摊派,弄不死你们!”

这话有些过激,不过摊派这个词倒是激起了这些百姓的痛处。

“可现在的摊派也不少,比赋税还坑人呢!”

“就是,那些粮长和小吏如狼似虎,我家可是被祸害的够呛!”

年轻人冷笑道:“这就是兴和伯弄士绅的道理所在,你们自己想想,取消了优待,交税的田地就多了,到时候国用充足,按照当今陛下的性子,那肯定会有仁政,好日子还在后头呢!”

“我!”

一声高呼让所有的议论都消散了,大家看去,就看到人群中走出一人。

昂首,直视,负手,从容……

“好!”

人群中突然爆出一声叫好。

“秋山兄果然是我辈楷模!”

“大家一起上啊!那佞臣必然不敢动手,否则天下汹汹,陛下都会杀了他!”

“上啊!”

人群在鼓动着,几次前涌,最后都止步于原地。

于谦悲哀的道:“他们若是敢冲过来,那本官还得说一声血性,可……”

王贺盯着缓缓走来的那人,不屑的道:“这种人咱家见多了,只是叫唤的厉害,却只敢在暗地里弄些见不得人的手段,你等着瞧,这人要倒霉了。”

风萧萧兮易水寒!

秋风吹在那人的身上,可他的青衫已经半湿,却吹不动衣袂。

他的眉间全是坚毅,步履坚定。

虽无兵器,却器宇轩昂。

方醒盯着这人,他没想到居然会有一个不怕死的。

但在这种时刻,正如同君王和将军在许多时候视人命为草芥,只是一个数字一般,方醒同样是眼露杀机。

许多时候人命在大势的面前就是蝼蚁,而方醒就准备亲手斩杀了这只蝼蚁,震慑济南府的士绅!

长刀缓缓而动,和刀鞘摩擦出让人皱眉的声音。

方醒漠然的看着来人,缓缓拔出长刀,刀指前方。

一直向前的脚步突然停住了!

就像是脚底突然长了一个鸡眼般的,那双腿不禁颤抖了一下。

方醒缓缓的道:“再进一步,死!”

推荐阅读: 《天道图书馆》 《汉乡》 《大王饶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