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90章 陛下的身边有佞臣

第1990章 陛下的身边有佞臣

“……小的担心的是事后的报复……”

有钱开道,男子没有遮掩的说出了这个小家庭的困境。

“原先还好些,等都要交税了……贵人,为何要交税?那些可是文曲星啊!”

于谦深深的叹息着,说道:“他们不交税,那些税就会转到其他人的头上,不交税的人越多,大明就越衰败。”

男子眼中的不以为然并没有逃过于谦的观察,他说道:“若是自己种地,你们最怕的是什么?”

男子毫不犹豫的道:“粮长和小吏。”

咳咳!

边上的小吏干咳一下,于谦冷冷的瞥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昨日受寒了,去外面晒晒太阳吧。”

外面细雨斜风,可小吏却只能起身,躬身告退。

于谦可是吏科给事中,要弄一个小吏,那真是易如反掌。

小吏尴尬的出去了,于谦回过头来问道:“北平的粮长要好些,就是小吏作祟的多,这里如何?”

男子总觉得小吏的笑容有些阴测测的,所以见他不在,这才舒坦的道:“粮长要负责赋税,完不成要自己补贴,他们哪里肯补贴哦,还赚好多。”

“北平?那可是皇帝老子住的地方,那些人肯定怕,哎!要是小的一家也在北平就好了。”

院子里细雨飘飞,几只鸡还不知道自己大祸临头,在刨着墙根找食。

于谦只觉得胸中多了不少郁郁之气,他说道:“吏治……总会好的,哎!”

他自己都不信这话,就安抚道:“田地能要,去官府办,那家人肯定不敢阻拦,否则兴和伯就在城中,自然会让他们知道厉害,至于你担心的……”

于谦起身道:“要大胆的去告,县里不成,就去府衙,事情知道的人多了……知道东厂和锦衣卫吧?”

男子的脸上瞬间煞白,“贵人,小的可没干坏事啊!万万不能啊!”

于谦皱眉道:“事情闹大了,东厂和锦衣卫自然会悄悄的报上去,到时候陛下雷霆之怒就会降临,任他是谁,都难逃国法!”

男子只是摇头,甚至把收好的宝钞拿出来,说是要还给于谦。

于谦摆摆手,然后大步出了这家,看了一眼死气沉沉的村里,说道:“回去!”

……

“兴和伯,那些田地纠纷如何解决?”

于谦浑身半湿,却顾不得去换衣服,就径直找到了方醒。

方醒坐在屋檐下,反问道:“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于谦这一路想了不少,觉得此事的源头还是在吏治,可吏治却无法根治,所以他犹豫道:“下官想着……彻底翻转,谁的地就归谁,可却担心一点,那些士绅一下失地太多,会不会生活艰难。”

听到前面的话时,方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,可当听到生活艰难时,他不禁说道:“多年的优待,他们的家中早就是盆满钵满,百姓嗷嗷待哺,你去担忧这个,却是本末倒置了。”

于谦用手背擦擦脸上的水渍,赧然道:“下官只是担心他们会闹腾,毕竟他们和官员一体,到时候难制啊!”

方醒把茶杯里的残茶泼掉,盯着脚下一株在微风细雨中摇曳的野草说道:“那就出现一起,压一起!压下去!”

“可这将会旷日持久啊!”

方醒发现文官们总是不喜欢太长久的战略,他皱眉道:“旷日持久,可能换来大明的长治久安,你说选哪一样?”

于谦拱手认错,然后说道:“此事关系重大,听说京城都有士绅在骂人,等济南一下,兴和伯,后续也很艰难啊!”

方醒并指如刀挥斩下去,冷冷的道:“那就压下去!”

于谦愕然,苦笑道:“还是移民吗?兴和伯,下官冒昧,这不会是为科学……腾地方吧?”

方醒的脸颊颤动一下,看着于谦,认真的道:“科学不怕这些,科学怕的是人心。”

“可这场争斗之后,儒家必然灰头土脸,人心渐渐的就散了……”

“自身正,何惧这些?”

方醒正色道:“科学早已在民间渐渐铺开,至于你说人心散了,本伯告诉你,千年来的习惯还是儒家,他们会时刻等待着,等待着反扑的机会。你说这个机会能不能给他们?”

于谦被带偏了,他摇头道:“不能。虽然下官是儒家子弟,可却知道每年都会少些纳税的田地,照此下去,几十年之后,民间怕是会越发的困顿了。”

等他走后,方醒叹道:“他肯定还在心中存疑,头痛啊!”

王贺站在屋里,觉得昏昏欲睡,就随口道:“兴和伯,这般下去,科学得利是不争的事实,咱家都觉得你是不是有这个私心,于谦当然会怀疑。”

方醒叹息道:“这便是大势,而这个大势不是我掀起的,而是……大明要强盛,要想万世永昌,此事就非解决不可,怪谁?”

此时,十余骑顶着细雨冲进了济南城,一路朝着大宅子而来。

于谦就站在大宅子的外面,负手看着细雨,心中却有些郁郁。

他不是蠢人,自然知道方醒的敷衍之意,可此事却无法指责,他唯有郁闷。

等他想透彻了之后,却发现四周渐渐的有人走来。

细雨如愁丝,让人断肠。

这些人都是青衫,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事先统一过服装。

马蹄声从左边传来,于谦没有去看,他就看着这些人默默的走来。

数百人!

细雨中,黑压压的人群就像是僵尸,缓缓的移动着。

方醒也走了出来,他扫了一眼人群,然后看向左边。

十余骑飞速而来,从那些围过来的人群让开的通道中钻了出来。

“见过兴和伯,陛下有旨意!”

于谦低声道:“伯爷,进去吧。”

来人已经下马,却是俞佳,可见朱瞻基对这道旨意的重视。

方醒默默的看着人群,说道:“就在这吧,本伯想看看他们的勇气。”

他一挥手,辛老七就怒吼道:“集结……”

三枚烟花升空,在雾蒙蒙的空中炸响。

“嘭嘭嘭!”

整齐的脚步声从两侧传来,一队队的军士列队小跑而来。

这些军士都披甲,面罩下的两只眼睛盯住了那些沉默的青衫人。

方醒对领头的吴跃点点头,说道:“宣读旨意吧。”

俞佳有些紧张,拿出旨意后,开头念得有些结巴。

渐渐的,他的声音流畅起来。

“……多君子,必能体谅国事艰难……济南一地……尽数废去……”

旨意宣读完毕,俞佳看着那些沉默的青衫人,就问道:“兴和伯,这是什么阵仗?”

方醒接了旨意,说道:“这是不甘心的阵仗!”

“有佞臣!”

这时人群中一声大喝,随后群情激昂。

“陛下的身边有佞臣!”

“佞臣!”

“佞臣!”

方醒就站在前方,拒绝了吴跃让他退后的建议,等声浪小了些的时候,他问道:“谁是佞臣?”

人群一阵静默,就在俞佳松了一口气的时候。

“就是你!”

这声嘶吼带着痛恨和怨毒,细雨仿佛被炙烤着,让人觉得浑身发热,心中不安。

“上刺刀……”

吴跃毫不犹豫的喝令。

“咔嚓!咔嚓……”

林立的刺刀被细雨湿润着,那些军士的眼中冷冰冰的,就像是没有思想的战斗傀儡。

一直在往前的人群停住了。

畏惧是人的本能,而法不责众同样是本能。

人群再次涌动。

“兴和伯……”

俞佳没想到济南这边居然已经是这个态势了,他担心会看到一场血洗,所以不禁低呼了一声。

推荐阅读: 《带着仓库到大明》 《修真聊天群》 《一念永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