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淘书看 > 带着仓库到大明 > 第1986章 君子如玉(为盟主‘迪巴柆爵士’贺,加更!)

第1986章 君子如玉(为盟主‘迪巴柆爵士’贺,加更!)

“不按照时辰睡觉,醒来会觉得晕乎,喝一点酒,会觉得更晕乎,但是很安静,这种感觉很奇妙。”

方醒坐在院子里,对面是王贺,两人在乘凉。

初秋的夜晚,月华如水,流淌在庭院里。

树影婆娑,被月光散乱的映照在地面上。不知名的虫子在周围鸣叫着,在巡查的军士路过时会安静一瞬,然后又会报复般的大声嘶鸣着。

王贺觉得背上有些痒,他反手去挠了几下,然后舒坦的道:“兴和伯,家丁们都出去了,还有斥候……”

方醒打了个喷嚏,揉揉鼻子道:“有人觉得咱们只能来明的,所以躲在暗处很得意,我想让他们看看,若是说来暗的,他们依旧没有胜算。”

……

一队黑影悄然来到了一处宅院外,为首的指指巷子两头,然后有人往两边去了。

“五哥,这边有三人。”

黑暗中,方五一挥手,有人马上就翻了进去。

稍后门打开了一条缝隙,方五打头,大家鱼贯而入。

……

方醒被魇住了,就像是被人控制住了身体,神智清醒,却不能动弹。

黑暗中,房门处仿佛站着个黑影,正阴测测的看着床上的方醒。

方醒奋力的挣扎着,不知过了多久,身体一震,终于能动了。

他喘息着坐起来,门外传来了辛老七的声音。

“老爷,可是魇着了吗?”

方醒下意识的点点头,说道:“是,没事了,你去歇息吧。”

门外没了动静,方醒用手搓搓脸,感觉温度重新回归。

黑暗中,他突然笑了笑。

“皇子都有了,我怕什么?”

他重新躺下,再也没了睡意。

……

和一个庞然大物相争,一定要谨慎,任何一步走错,都有可能会导致全局崩盘。

所以大家都在看着方醒的动作,想看看他的下一步会怎么走。

清晨,晨曦之中,进城的人多了不少。

这些都是听说有便宜粮食卖,大清早等候在城外,就担心粮食被人抢光了。

人群涌进了城中,那些卖早点的商家马上就提高了嗓门,拼命的喊着。

“面条哎!大骨头熬了一宿的汤,辣椒随意加……”

“油饼油饼,要肉也有啊!”

“……”

有人买了油饼,一边啃着,一边跟着人群往前走。

有人不顾滚烫,唏哩呼噜的吃了一碗面条,满头大汗的给钱,然后小跑着追上去。

常宇站在边上,看着这热闹的一幕,由衷的道:“民以食为天,有吃的,能吃饱,这大明啊,本官看就稳得很!”

按察使钱晖也是唏嘘着,“这种日子能把人给逼疯了,幸而粮食进城,不然……说来说去,还是陛下的手腕厉害啊!”

“是啊!陛下明见万里,汉王殿下更是猛将,这一路清扫过来,出乎了多少人的预料?战阵手段都用上了,那些人输得不冤!”

这时黄禄急匆匆的走来,低声道:“昨夜十七先生被兴和伯的家丁打断了双腿,接着城中有十余人没了脑袋,都是些青皮浪荡子。”

钱晖苦笑道:“常大人,兴和伯未免也不饶人了些,昨日他一举击溃了那些人的谋划,如今那些士绅商人都在家中惶惶不可终日,可他犹嫌不够,居然……用了刺杀的手段。”

常宇沉默了一瞬,然后摇摇头,说道:“这不算是刺杀,那些人也不值当,这只是兴和伯发出的战书。”

“战书?”

黄禄有些不解,就看向钱晖。

钱晖的脸色不大好,说道:“常大人,要是那边效仿,两边都弄起来,这济南城可就乱了。”

常宇无奈的道:“兴和伯代表着陛下,本官只希望那些人知趣些,不然这济南城可真会被血色淹没……”

……

从济南到京城,快马接力,那速度真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。

当朱瞻基拿到那份清单时,不禁冷笑道:“果真是君子如玉。”

清单顺着传了下去,乾清宫中死一般的寂静。

这只是数据汇总,详细的还在俞佳的手中,厚厚的一摞。

朱瞻基舒坦的舒展了一下身体,问道:“诸卿以为该如何应对?”

还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这份数据就是罪证,证明了那些所谓的君子们的贪婪和无耻。

还有,这事儿是违法的!

朱瞻基目光转动,微笑道:“那就……”

“陛下。”

杨荣出班道:“陛下,此事……可否缓缓。”

在朱瞻基讥诮的注视下,杨荣诚恳的道:“臣担心的是会硬碰硬,一旦济南糜烂,会直接席卷整个大明。”

杨士奇也出班道:“陛下,缓一缓吧,兴和伯虽然在济南占了上风,可越是这种时候,那些人就越不甘,一旦发生民变,臣敢担保,很快就能波及到京城。”

……

实际上济南的风波已经波及到了京城,方家庄就感受到了。

“夫人,舅老爷来了。”

张淑慧正在捉无忧去洗澡,闻言她纳闷道:“大哥有事叫人来说一声就完了,这是出了什么事了?”

无忧见张淑慧止步,就躲在一棵树的后面嚷道:“娘,快来抓我。”

张淑慧嗔道:“你舅舅来了,看到你小泥猴的样子,以后肯定不喜欢你。”

到了前院,兄妹相见,张辅欢喜的道:“你嫂子有孕了。”

张淑慧呀的一声,赶紧恭喜道:“恭喜大哥,这可是大喜事啊!回头我就带土豆和平安去凑凑热闹。”

外面传言太后叫了土豆和平安进宫,结果给了皇后一个好兆头,果然是生了个皇子。

所以最近经常有人下帖子请张淑慧去做客,还恳请她带着两个儿子过去。

只是张淑慧却不肯这般做,所以尽数推却了,理由就是方醒出门前的交代,家中人少出门。

正说到两个孩子,他们就到了。

一起来的居然是俞佳。

大家各自见礼之后,俞佳说道:“兴和伯的奏章到了御前,很顺利,陛下有话交代。”

大家都站直了,垂首静听。

俞佳看了土豆和平安一眼,说道:“最近太阳大,家中的孩子少外出,若是要出去,要小心被晒坏了。还有,咱家刚才看了一下,方家庄好似……有些散乱,夫人还是要整治一番才是。”

张淑慧心中一凛,就直接问道:“俞公公,可是有人要对方家下手吗?”

她居然不避开两个孩子就问这种问题,俞佳有些惊讶,就说道:“兴和伯在济南让那些人灰头土脸,陛下担心京城有他们的同党,到时候……对二位公子怕是会不利。”

“俞公公。”

“大公子有话请说。”

土豆居然要说话,俞佳笑着退后一步,想听听这位小伯爷能说出个什么道道来。

张辅有些艳羡,心中火热,期待着吴氏这一胎能生个儿子,若是有土豆和平安这般懂事,那他此刻死去也甘心了。

推荐阅读: 《一念永恒》 《飞剑问道》 《牧神记